1. <em id="7yfen"></em>
      <th id="7yfen"></th>

    2. <dd id="7yfen"><track id="7yfen"></track></dd>
      <legend id="7yfen"><center id="7yfen"><video id="7yfen"></video></center></legend>

      <rp id="7yfen"><span id="7yfen"><kbd id="7yfen"></kbd></span></rp>
      <li id="7yfen"></li>

      何挺穎與“紅一連”

      2021-07-05 09:24:06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      [摘要]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83集團軍某旅“紅一連”,這是一支歷史悠久的紅色連隊,這是一個戰功卓著的英雄集體?!凹t一連”于秋收起義成立,從“三灣改編”一路走來,歷經土地革命、紅軍長征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300余場戰役戰斗,被譽為“軍魂發源的地方”。在“紅一連”的連史榮譽室里,標明第一任連黨代表是何挺穎。...

      何挺穎烈士畫像

      修繕后的何挺穎烈士故居

        □ 郭松林

       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83集團軍某旅“紅一連”,這是一支歷史悠久的紅色連隊,這是一個戰功卓著的英雄集體。“紅一連”于秋收起義成立,從“三灣改編”一路走來,歷經土地革命、紅軍長征、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300余場戰役戰斗,被譽為“軍魂發源的地方”。在“紅一連”的連史榮譽室里,標明第一任連黨代表是何挺穎。

        三灣改編 軍魂發端

        夜色沉沉,一支疲憊不堪的隊伍,艱難前行在羅霄山脈。

        1927年9月,黨的“八七會議”后,毛澤東作為中央特派員回到湖南,領導了湘贛邊秋收起義。參加起義的部隊有原國民革命軍第二方面軍警衛團,湖南平江、瀏陽的農軍,鄂南崇陽、通城的部分農民武裝和安源的工人糾察隊等。起義部隊合編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,下轄四個團。

        工農革命軍第一師成立后,由于敵我力量懸殊,攻打長沙的計劃受挫,加之遭遇攻打平江、瀏陽、醴陵的失利和幾天慘烈戰斗,部隊由5000余人銳減至1000余人。在此生死存亡之際,悲觀情緒就像山間的濃霧,籠罩著整個隊伍。

        在江西永新縣一個叫“三灣”的小山村,工農革命軍擺脫敵軍追擊,得以短暫休整。面對部隊現狀,怎樣才能重振士氣,形成凝聚力和戰斗力?這個問題在毛澤東的心頭揮之不去。而秋收起義以來,整個隊伍中唯一一個沒有逃兵的連隊,吸引了毛澤東的目光:這就是工農革命軍二團一連。

        這個連的黨代表叫何挺穎,陜西南鄭人。在上海大學求學期間,受瞿秋白、惲代英等影響,何挺穎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何挺穎曾是北伐時期李品仙部的團黨代表,后隨盧德銘的警衛團參加了秋收起義,擔任二團一連黨代表。

        在昏暗的油燈下,毛澤東與何挺穎徹夜長談。毛澤東問,部隊為什么抓不住?為什么逃兵這么多?何挺穎回答,主要原因是連隊一級沒有黨的組織,黨的影響沒有滲透到隊伍中去;黨員太少,又沒有捏在一起,形不成力量;部隊要建立士兵委員會,實行民主管理,改善官兵關系。與何挺穎的長談,讓毛澤東的思緒豁然開朗。

        1927年9月29日夜,在三灣村一家名叫“協盛和”的雜貨鋪,毛澤東主持召開前敵委員會擴大會議,何挺穎在會上堅定表態:支持毛澤東的意見,對部隊進行整頓和改編。

        第二天一早,部隊集合,毛澤東向大家宣布了三件事:一是將原本的一個師縮編為一個團,改編后官兵去留自愿;二是建立黨的各級組織和黨代表制度,支部建在連上,班、排設黨小組;三是部隊內部實行民主制度,在團、營、連各級建立士兵委員會,參與部隊的經濟和政治管理。

        如果說,南昌起義塑造了人民軍隊的“形”,那么,三灣改編無疑熔鑄了人民軍隊的“魂”,而保證這支軍隊軍魂永駐的一項重要原則和制度,就是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的一個偉大創舉——“支部建在連上”。而歷史也將永遠銘記:在人民軍隊軍魂的形成中,何挺穎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      政治建軍 成為鐵律

        位于湖南省炎陵縣水口鎮的葉家祠堂,是一座晚清建筑,這里記錄了人民軍隊建設的又一個歷史瞬間——“水口建黨”。

        三灣改編半個月后,秋收起義部隊一路征戰來到水口鎮,在這里進行短期休整。共和國開國中將賴毅,當時是一團一營一連班長。他在回憶文章《毛委員在連隊建黨》中記下了這一莊嚴時刻:10月15日夜晚,葉家祠堂的小閣樓里,放著一張四方桌,桌上放著一盞小馬燈。在若明若暗的燈光下,毛澤東、宛希先和何挺穎在一連召開會議,發展了這個營的陳士渠、賴毅等6名新黨員。同時,建立了人民軍隊第一個連隊黨支部——一連黨支部。這6名工農士兵骨干,跟著毛澤東舉起了緊握的右拳,面對黨旗進行入黨宣誓。之后,毛澤東特意安排營連黨代表現場觀摩,讓一營黨代表何挺穎介紹黨員發展的經驗和做法,毛澤東叮囑黨代表們,要他們回去后抓緊發展新黨員,成立連隊黨支部。

        從此,工農武裝成了堅定跟黨走的隊伍,舊式軍人成了有理想有信念的革命軍人。人還是那群人,槍還是那些槍,因為有了共產黨,隊伍有了新的模樣。

        羅榮桓元帥生前曾回憶說:“三灣改編,實際上是我軍的新生,正是從這時開始,確定了黨對軍隊的領導。當時,如果不是毛澤東同志英明地解決了這個根本性的命題,那么,這支部隊就不會有政治靈魂,不會有明確的行動綱領,舊式軍隊的習氣、農民的自由散漫作風,都不可能得到改造,其結果即使不被強大的敵人消滅,也只能變成流寇。”

        對于這段歷史,《毛澤東傳》一書的作者、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羅斯·特里爾這樣評價:“黨便由一個抽象的概念轉化成了一個每日都在的實體,黨便來到了夜晚營地的篝火邊,來到了每個戰士的身旁。”

        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,中國共產黨紅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在福建上杭的古田召開。那是南方少有的大雪天,屋外的山林,銀裝素裹;廖氏宗祠廳堂里,燒旺的炭火映紅了人們的臉龐。毛澤東的建黨建軍思想在實踐的檢驗中,終于得到了全體代表的一致擁護,這就是:思想建黨、政治建軍。

        會議決議指出:每連建設一個支部,每班建設一個小組,這是紅軍中黨的組織的重要原則之一。作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一項重要制度,“支部建在連上”從此確立起來。軍魂固化下的這支人民軍隊得以鳳凰涅槃。

        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奠基于三灣改編、定型于古田會議,這次歷史性的會議,回答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,建設新型軍隊的一系列重大問題,黨領導下的人民軍隊由此定型。何挺穎烈士首創的“支部建在連上”——中國共產黨人在槍林彈雨中作出的生死抉擇,不僅是一段扭轉乾坤的歷史記憶,更是人民軍隊永遠血脈賡續的制勝法寶。

        井岡元戎 英年早逝

        井岡山竹濤陣陣,旌旗獵獵;黃洋界炮聲隆隆,軍號聲聲。

        1928年8月下旬,何挺穎和朱云卿率領這支英雄的部隊,在紅軍主力外線出擊時,堅守井岡山。面對湘贛敵軍四個團的進攻,留守紅軍以不足一個營的兵力,發動群眾,憑險抗擊,打響了黃洋界保衛戰并取得勝利,保住了井岡山這塊革命根據地。

        毛澤東在率部回師井岡山途中,欣聞黃洋界大捷,寫下了著名詩篇《西江月·井岡山》。后來,毛澤東在給中央的報告《井岡山的斗爭》中寫道:“紅軍所以艱難奮戰而不潰散,‘支部建在連上’是一個重要原因。兩年前,我們在國民黨軍中的組織,完全沒有抓住士兵,即在葉挺部也還是每團只有一個支部,故經不起嚴重的考驗。”“事實證明,哪一個連的黨代表較好,哪一個連就較健全。”

        何挺穎卓越的政治工作才能,得到毛澤東的肯定。三灣改編后,縮師為團,職數減少,富余干部很多,而何挺穎卻從一連的黨代表,擔任改編后的工農革命軍第一團三營黨代表,足見毛澤東對何挺穎的信任。

        在進入井岡山的初創階段,團長陳皓經受不住艱苦環境的考驗,企圖把部隊拉到湖南投靠國民黨軍方鼎英部。宛希先和何挺穎察覺陳皓一伙的陰謀后,火速報告了毛澤東。1927年12月27日晚,毛澤東召集營以上干部召開緊急會議,何挺穎等在會上尖銳揭露了陳皓等人叛變投敵的陰謀活動。第二天,部隊集中在寧崗礱市,前委主持召開大會,公審陳皓等叛徒;同時任命何挺穎為一團黨代表,張子清為一團團長。

        在中共湘贛邊界特委第二次代表大會上,何挺穎當選為邊界特委委員。1928年3月,根據中共中央臨時政治局和湘南特委決定,將前委改為師委,毛澤東任師長,何挺穎任師委書記。4月,朱德與毛澤東井岡山會師,成立了紅四軍,下轄兩個師五個團,朱德任軍長,毛澤東任軍黨代表,因為十一師師長張子清負傷,毛澤東兼任第十一師師長,何挺穎擔任十一師黨代表。5月,紅四軍取消師建制,全軍下轄四個團和一個教導大隊,何挺穎任三十一團黨代表。之后,紅四軍召開第一屆黨代會,成立軍黨委,毛澤東任軍委書記,何挺穎任軍委委員。后來,毛澤東從大局考慮,為了加強林彪為團長的二十八團黨的工作,提議何挺穎改任二十八團黨代表。

        1929年1月,紅四軍在轉戰贛南的江西大余戰斗中,何挺穎身負重傷,后轉移至廣東南雄烏徑再遭敵襲擊,何挺穎不幸犧牲,年僅24歲。開國上將楊至誠曾回憶說:“井岡山的時候,何挺穎是二十八團的黨代表,24歲年輕極了,上海大學的學生,是紅軍中的鳳毛麟角。”

        2006年,著名作家陳忠實在井岡山參觀后寫下了這樣的一段文字:“讓我意料不到的是,黃洋界守衛戰的兩位最高指揮員之一的何挺穎,是我的陜西鄉黨。我早已熟知在陜西關中和陜北鬧紅的謝子長、劉志丹等先烈的名字,卻幾乎沒有聽說過何挺穎。在從秋收起義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初創時期,何挺穎和毛澤東一起戰斗,并成為師級首長,如若不是英年早逝,該是怎樣舉足輕重的一位領導人物。”

        紅色血脈 不息脈動

        紅色的種子,深植心田;紅色的基因,代代相傳。

        1934年10月,紅一方面軍在第五次反“圍剿”失利后,踏上了漫漫長征路。長征中,紅一連在飛奪瀘定橋、強攻婁山關和巧奪臘子口的戰斗中,都作為先鋒連沖鋒在前,攻無不克,戰無不勝??谷諔馉帟r期,紅一連被改

        編為八路軍后渡過黃河,奔赴抗戰第一線,首戰平型關,突破娘子關,挺進蘇魯豫皖,轉戰于蘇北兩淮地區,打得鬼子聞風喪膽。解放戰爭時期,紅一連奔赴東北,參加了秀水河子殲滅戰、四平保衛戰、遼西大會戰等戰役戰斗,被授予“百戰百勝連”榮譽稱號。

        建軍必先鑄魂,強軍必先強魂。如今,何挺穎帶出的這支英雄連隊,薪火相傳,軍魂如磐。在新時代的強軍征程上,紅一連把軍魂固化為“鐵心跟黨走、全面求過硬、勇當排頭兵”的連訓,形成了“謙虛好學、艱苦奮斗、英勇頑強、創新發展”的連風,紅一連也再次被中央軍委授予“黨支部建設模范連”榮譽稱號。

      編輯: 張潔

      相關熱詞: 何挺穎 榮譽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      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